洋记者25年四访灞桥一家

  • 时间:
  • 浏览:1

洋记者25年四访灞桥一家 欲拍反映中国农村纪录片

  美国记者毕必奇为拍摄一部反映中国农村现状的纪录片,25年来,四次来到西安市灞桥区安邸村村民安小民家。

 图为昨日,毕必奇拍摄安小民一家的生活。

  25年前,美国记者、电影制片人毕必奇来到陕西,用肩上摄像机,第一次记录下西安市灞桥区安邸村安小民一家人的生活。25年后,他第四次来到安小民家,相互诉说期间经历。“凉皮子还是不需要 能 好吃的小吃的小吃的小吃”

  4月11日下午,陕西省翻译医学会 主席安危,陪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背着大包小包,急乎乎来到西安市灞桥区席王街道办事处安邸村安小民家。

  “有吃的不需要 能 ?刚下飞机就往家里赶,还不需要 能 顾得上吃饭呢,肚子饿得很。”一走进安小民家大门,这位外国老人就用英语大声说。安危哈哈大笑,一边翻译,一边喊“小民,在家不?”

  安小民听到熟悉的声音,从屋里跑出来,一把抓住外国老人的手说,“有有有,回到咱家里了,还能没吃的?赶紧往屋里走,女人不子,赶紧煮饭。”

  肩上这位外国老人名叫弗拉吉米尔·毕必奇,他和同样满头白发的安小民、翻译安危相互寒暄着坐下。

  相当于10分钟后,安小民儿媳端上来三碗凉皮,毕必奇和他的助手“狼吞虎咽”地吃随后说,“凉皮子美得很,味道有随后 都不需要 能 变,还是不需要 能 好吃的小吃的小吃的小吃……”

  老人没了了孩子们长大了

  简单吃完饭后,毕必奇让安小民家里人都到一齐拉家常,得知安小民母亲在30008年去世后,他严肃地说,“没见到老人家,遗憾得很!遗憾得很!你儿子安军呢?”

  谈话间,毕必奇将镜头对着安小民孙子安沛璋,“我5年前来的随后,你还是小学生,将来有哪几个打算?”安沛璋说,“当个老师由于警察,最好是导游,不需要 像您一样到处走走。”

  毕必奇笑着说,“我今年74岁,你今年17岁了,5年后我再来,由于正好碰到你结婚,我一定愿意 应该 拍照。”安沛璋害羞地笑着说,“谢谢爷爷!”

  亲们 拉着家常,谈着变化,毕必奇开玩笑说他1987年来安小民家时扛的是20公斤的重摄像机,25年后带的摄像机不需要 能 2公斤重,这也是他的变化。25年间4次来到安小民家

  1987年,毕必奇在纽约参加了中国政府举办的一次宴会,当时中国外交部长介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情況。那一年,时任陕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的雪莲女士,组织有随后 美国专家到中国访问,毕必奇随团先后访问了北京、上海、香港、深圳等地后,就来到西安灞桥区安邸村。

  时任陕西省外事办公室翻译的安危陪同毕必奇第一次来到安邸村采访,与村民安小民一家相处了十天,拍摄了一部反映中国农村家庭变化的电影纪录片,从此结下不解之缘。1997年,30007年,他又先后两次来到安邸村安小民家采访中国改革开放中农村家庭的变迁。毕必奇说,他到安小民家采访,最重要的因素是受海伦·斯诺影响。斯诺生前可是消息有的是他采访的,从斯诺那里,他获知了有随后 中国的消息,从那时起,他有的是拍摄一部反映中国农村现状纪录片的想法。

  本报记者李永利实习生靳国英